我微微笑了下拍着三江已经被燕九打肿了的脸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9:18:58   编辑:大红鹰彩票网_大红鹰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92

三江根本就没把秃子放在眼里,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我身上。被秃子一脚踹过去,他立刻向后趔趄了几步。
 
    刚一站稳,见是秃子踹他,他更加恼怒,大喊道:
 
    “都他妈愣着干什么?给我砍死他们!”
 
    小毛急忙过去,扶着三江,三江刚要甩开小毛的手。忽然,小毛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直接抵在三江的咽喉处,他笑嘻嘻的冲三江说:
 
    “三江哥,你脾气怎么还这么大呢?你不知道气大伤肝啊?”
 
    三江一下傻眼了,他略一歪头,两眼像冒火一样盯着小毛,他咬牙切齿的骂着:
 
    “小毛,你他妈敢耍我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不以为意,嘿嘿一笑,看着三江说:
 
    “三江哥,我是秃子哥带我入行的,我怎么可能背叛他呢。再说了,你他妈平时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。老子上次碰瓷儿,腿好悬没被撞折。要他三千块钱,你最后拿走两千多。有他妈你这么当大哥的吗?”
 
    小毛说着,手一加力。刀尖立刻刺破了三江的皮肤,一丝鲜血从三江的皮肤里渗了出来。这小毛岁数虽然不大,和燕九年龄相仿。但能感觉到,这小子下手挺狠。
 
    三江身后的几个兄弟,一看小毛逼住了三江。其中一人立刻冲小毛骂道:
 
    “小毛,你想死吧!你要是敢动三江哥一下,今天别想出这个门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嘿嘿一笑,根本也不在意。而秃子一步上前,冲着人群中一挥手,耀武扬威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都别愣着,把他们的家伙都给我下下来……”
 
    秃子话音一落,就见能有八九个人,立刻上前,把另外那些人手里的刀,都夺了过来。这八九个人,都是一直跟着秃子的,是小毛特意把这些人带过来的。而三江这些小弟,虽然不甘心,但三江被控制住了。他们也不敢造次,只好乖乖的把刀都交了出来。
 
    而我微笑的走到三江面前,看着三江,淡淡的说道:
 
    “三江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 
    三江眼睛微微闭上了。好一会儿,他才睁开眼睛,瞪着我说:
 
    “这一切,都是你提前布的局?”
 
    我慢慢点头。
 
    这一切,的确都是我提前安排好的。道理很简单,收拾三江容易,我可以等待机会偷袭他。但是,有些问题,我要得到答案。还有,他的地盘,我必须要接手。所以,我才设计了这么一个局。
 
    这个局,我连燕九都没告诉。只是安排秃子,让他挑选一个信得过的人,去通知三江,说秃子反水。并且把我们的计划,透露给三江。三江也是想趁这次,直接打掉我。可他没想到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 
    最郁闷的就属燕九了,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。他刚刚被松开,立刻跑到我跟前,冲我不满的大声嚷着:
 
    “大哥,没你这么玩的!你这是玩三江,还是玩我呢?”
 
    我呵呵一笑,也没搭理他。
 
    燕九也知道,和我再说也没用。他回头冲着小毛就是一脚,大声骂着:
 
    “妈的,敢用枪指九爷,看九爷一会儿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嘿嘿一笑,冲着燕九解释说:
 
    “大哥,没办法,演戏就要像啊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也就是随口说说,出一下气而已。他也不理小毛,走到三江跟前,伸手就是“啪啪”几个大耳光。三江好歹也算是一个大哥了。被燕九当中打脸,他是又气又恼,他瞪着燕九,同时骂着我:
 
    “林白风,你他妈要是个男人,你现在就把老子弄死!不然,老子他妈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 
 第二百二十六章 底牌
 
    三江刚骂完我,燕九抬起一脚,直接踹在三江的下体。燕九这脚特别狠,并且踢的很突然。三江吃痛,立刻弯腰。而小毛根本没反应过来。手里的匕首,直接划破了三江的脖子。
 
    就见一股鲜血,从脖子里喷了出来。这下吓了我一跳,因为我还没打算要杀三江。我急忙上前,看着倒在的上的三江,他一边捂着下体,一边嗷嗷的惨叫着。
 
    查看下伤口,问题还不算大。我便直接蹲在地上,直接问三江:
 
    “喊够了吗?要是喊够了,我要和你谈正事儿了……”
 
    或许三江也是以为,我和他一样,都是想置对方于死地。一听我要和他谈正事儿,他忍着痛,吃惊的看着我,眉头紧皱着说:
 
    “我和你有什么正事儿好谈?”
 
    我笑了下,从衣兜里掏出手机。点开一个刚传过来的视频,递到三江的眼前。
 
    三江只是看了几眼,他的脸色大变。接着,就瞪着我,恨恨的说道:
 
    “林白风,你他妈太卑鄙了!你这种做法,是会被社会上的人瞧不起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冷笑了下,拿着手机,继续让三江看着,同时说道:
 
    “我卑鄙?你和霍三爷,一个想用车撞死我,一个想开枪打死我。难道你们就不卑鄙?”
 
    三江不再说话了,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视频上。
 
    视频里,是张泽林带着一队干警,在正常夜检。只不过检查的地方,是三江的夜总会。三江的夜总会本来就不干警,他不过是把管片儿的警察安排好了而已。
 
    播放了一小会儿,我想看的内容才慢慢出现。先是几个警察,压着一群捂着头的小姐,正陆续的从夜总会里走出来。没多一会儿,又有警察,带着几个嗨大了的客人走来了。
 
    而最后出来的几个警察,他们带着白手套,拿着十多个证据袋,而证据袋里,放的是各种颜色的冰和粉儿。
 
    一看到这儿,三江眼睛立刻瞪大眼睛,他也忘了疼,冲我嚷着:
 
    “这他妈不是我们的,我们东西没这么多……”
 
    三江也玩药。但就像他说的那样,他手里的确没这么多东西。
 
    我微微笑了下,而三江再次冲我大骂着:
 
    “林白风,你他妈栽赃……”
 
    三江急了。这些警察手里拿的这些量,足够枪毙他几个来回的。
 
    其实这些,都是我和张泽林提前布置好的。不过只是担心三江夜总会里的货不足,张泽林又让人放里了一些。有了这些东西,三江就彻底完蛋了。
 
    看着三江气急败坏的样子,我哈哈笑了起来。看着三江,我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三江,有句老话你应该听过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!你们当初冤枉我,把钱窟窿推到车上撞死的。现在报应来了,你也尝尝被冤枉,是什么滋味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林白风,我告诉你,老子从刚开始出来混的时候,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你不就是想要搞死我吗?来吧,我人在这儿,你把命拿走吧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三江,我心里也多少有些感慨。这孙子能当上老大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至少现在,他面对生死,倒也没显得有多畏惧。这一点,大多数人恐怕都很难做到。
 
    我微微笑了下,拍着三江已经被燕九打肿了的脸,再次说道:
 
    “三江,你可以放心,也不用害怕,我不想要你的命……”
 
    我话一出口,三江便疑惑的看着我,他小声的问道:
 
    “那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 
    我呵呵笑了,再次说道:
 
    “但我想要你点儿别的东西……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三江追问。